10架公共钢琴今天起开始投放

莫奶奶和公共乐橙lc钢琴整体方案设计人员商讨相关事宜。

莫奶奶在鄞州万达广场考察公共钢琴安放地点。

记者崔小明

今天,由莫志蔚老人捐赠的第一架公共钢琴,将在宁波书城正式落地。今后一段时间,其余九架钢琴将陆续落地安放。莫奶奶心愿达成,市民欢欣鼓舞。但很多人也在问:悠扬的旋律能否持续飘扬?公共钢琴能否经得起城市文明的考验?

弹奏我吧!我是你的! 公共钢琴的各地实践

钢琴是西洋古典音乐中的一种键盘乐器,是意大利人巴托罗密欧 克里斯多佛利于1709年发明的,由88个琴键和金属弦音板组成。钢琴音域宽广、音量宏大、音色变化丰富,可以表达各种不同的音乐情绪,甚至可以模仿整个交响乐队的效果,有 乐器之王 的称号。

但是,钢琴体积庞大、重量可观,搬运起来十分不便,通常只出现在高雅艺术的舞台,很多群众性的音乐会、歌舞会上往往难觅钢琴的踪影。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人们为了追求高品质的精神生活,学弹钢琴的越来越多。为了满足人们随处可以享受琴声的愿望,公共钢琴应运而生。

顾名思义,公共钢琴就是放在公众场所无偿供广大市民弹奏的钢琴。公共钢琴最早零星出现在国外。记者查阅有关资料发现,2008年,卢克 杰拉姆在英国伯明翰发起了 弹奏我吧!我是你的! 活动,将15架钢琴摆放在当地的城市广场、公园、汽车站、火车站、市场、渡口等公共场所,活动持续了3周。不久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穆罕默德 尤努斯在宁波与莫志蔚老人交流时说起,他的女儿所在的公益文化组织,每年会在纽约街头摆放公共钢琴,开展公益文化活动。此外,法国巴黎、加拿大科堡、美国波士顿、英国剑桥、澳大利亚墨尔本的街头也曾出现过公共钢琴。

近年来,随着我国学琴热潮的兴起,公共钢琴也在国内一些城市零星出现。2014年,厦门大学出钱购置了10架公共钢琴,摆放在学校的公共场所,在规定的时间内,学校师生想弹就弹,不需要申请。2017年7月,宜宾上江北书香府第步行街出现了一架公共钢琴,发起人是一位名叫唐铭的年轻人,他在大二赴美实习时接触到公共钢琴,毕业后,唐铭就和几位朋友凑了4000多元钱,购买了一架二手钢琴,并找人在钢琴上绘制了凡 高名画《星空》的图案,放置在街头。2018年10月,西安街头也出现了公共钢琴,钢琴摆放在一个封闭的亭子里,弹奏需要收费,起步价是每15分钟10元,这种钢琴是营利性的,称之为 共享钢琴 更恰当些。

此外,很多宁波市民出差或旅游时,也在飞机场、火车站和地铁站等公众场所体验过公共钢琴。宁波有位阿姨曾在法国戴高乐机场体验过公共钢琴。上海地铁南京西路站也有一架公共钢琴,经常有过往的乘客上去弹奏。兰州火车西客站也放置了一架三角钢琴,有自动弹奏功能,过往旅客可以点播自己想听的曲目。

零门槛 投放后期管理维护难

公共钢琴的出现活跃了城市氛围,丰富了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提升了城市的品位和格调,是城市软实力的重要体现。但记者了解到,各地公共钢琴在后期管理和维护上遇到了不少问题,很多公共钢琴一段时间后成了摆设。

即使是国际大都市如纽约,公共钢琴放置街头一般也在两个月以后就被搬离。而厦门大学和宜宾街头的公共钢琴自从落地之后,记者没有找到相关后续报道。深圳被称为 钢琴之城 ,华强北步行街摆放了8架公共钢琴供市民免费弹奏,每架钢琴有着丰富多彩的主题涂鸦,但据星岛2019年7月6日报道,这批公共钢琴惨遭不文明涂鸦,有的写着 到此一游 ,有的则被贴上了一些小广告,其中至少有两架钢琴因琴键损坏而无法弹奏。

记者在协助莫志蔚老人推动宁波公共钢琴落地的过程中,也听到不少质疑的声音。有人说: 莫奶奶的想法赞,但做起来太难,估计时间不长,钢琴就变成摆设了。 还有人说: 我家有架钢琴,有的 熊孩子 来了后,在钢琴上乱按乱弹,作为主人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家里都这么难管,何况公众场合?

归纳起来,大家对宁波公共钢琴的后期运营和管理主要有以下 五问 :

日常谁来管?从各地的实践来看,公共钢琴的投放组织和个人大多是一次性投入,后续管理没有落实相关的责任单位,更没有专人负责,往往任公共钢琴自生自灭。莫志蔚老人最初捐赠钢琴的朴素愿望只是想让广大市民在公众场合能听到美妙的旋律,具体如何管理,她坦言确实没有深入思考过。在推进过程中,她才发现要让公共钢琴持久服务社会,确实面临很多挑战。

坏了谁来修?公共钢琴放置街

头,是公众免费使用的乐器,人人可弹,难免会出现使用不当,甚至可能出现恶意破坏的行为。此外,潮湿的环境会让琴弦生锈,暴晒会使漆面开裂。公共钢琴损坏的几率肯定比一般钢琴要高得多。而钢琴作为一种精密乐器,有一个琴键不能正常使用,弹奏体验就会变得很糟糕。如果没有及时维修,就会无人问津成为摆设,甚至成为城市败笔。

丢了谁负责?一架钢琴价格不菲,少则上万元,多则十几万元。如果放在街头,一旦因为火灾、失窃或者其他意外事故导致钢琴损毁,应该算投放人的责任还是所在单位的责任?钢琴投放者没有精力管,落地单位不愿管,这是很多公共钢琴难以落地和实施的根本原因。

平时谁来弹?钢琴是高雅艺术,进入门槛比较高。学琴要持续约两年时间,才有可能比较流畅地弹奏一首曲目。在公众场合演奏钢琴难度更大,即使会弹奏的人,要在公共钢琴上当众表演,也需要勇气。宁波电大社区大学钢琴社团的蒲黎红老师说,他们最初组织学员去李惠利医院东部院区弹奏公共钢琴时,很多人不好意思上去表演,经过了一段时间才适应。宁波一下子投放10架公共钢琴,会有人来弹吗?

意外谁担责?公众场合难免会发生意外事故。 钢琴、琴凳都由坚硬的木质材料打造,而且有棱有角,如果孩子在嬉戏中碰到了磕到了怎么办? 公共钢琴在推进过程中,有些单位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虽然几率不大,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个别单位因为有顾虑,对公共钢琴敬而远之。

让更多人参与其中把爱传得更广更远

针对上述问题,宁波日报报网、宁波善园公益基金会和莫志蔚老人在推动公共钢琴落地的同时,积极探索后期运营、管理、维护的办法。

在第6架公共钢琴选址确定后,眼看10架钢琴落地在望,有关单位即于7月18日在宁波善园召开了公共钢琴管理运营座谈会,来自我市艺术教育界、志愿者管理机构、公共钢琴安放单位的代表齐聚一堂,各抒己见。原定下午5时结束的会议,延迟到了下午6时30分。专家们就公共钢琴管理的责任主体、志愿者的发动和招募以及智能化管理等提出了许多弥足珍贵的意见和建议。

小修小补,售后负责。在与海伦钢琴签订采购合同的同时,还附带签订一份《公共钢琴售后服务协议》,对公共钢琴的售后服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比如明确了钢琴如果出现损坏,接到电话后8小时内到场维修处理;每年对公共钢琴调音、整音和机芯维护保养1次至2次。如果公共钢琴要搬动,由海伦钢琴承担运输费用。协议确保了公共钢琴坏了有人修、坏了能及时修。此外,海伦钢琴将安排专业人员指导培训志愿者如何保养钢琴。

大修大补,保险承担。对于售后服务解决不了的问题,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伸出了援手。该公司免费为公共钢琴提供 财产一切险 公众责任险 特定场所人身意外伤害保险 三份保险。其中 财产一切险 是指钢琴财产损失险,除了售后服务范围,如果因为天气原因、使用不当造成的较大损失,或者因盗窃、抢劫、恶意破坏造成较大损失而公安机关未找到相关责任人的,均由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而 公众责任险 是指在公共钢琴的特定区域内,如果发生意外事故,造成第三者人身伤害或财产损失,由保险公司承担相应的经济赔偿责任。 特定场所人身意外伤害保险 指在公共钢琴场所范围内以及参加活动的来回路上,志愿者发生意外伤害事故的,由保险公司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三方联手,成立基金。在公共钢琴落地过程中,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事件是:8月6日,由宁波善园公益基金会、宁波日报报网、莫志蔚老人三方联合发起了莫奶奶公共钢琴公益基金。该基金的性质为专项基金,接受有关部门的奖励或拨款,并可接受社会公众的捐赠。基金启动资金20万元,其中15万元由莫志蔚老人捐赠,主要用于购买钢琴。另外5万元由鄞州银行公益基金会捐赠,主要用于公共钢琴的启动工作和后期公益音乐活动的举办。基金的成立,将为公共钢琴后期的运营提供组织保障和资金支撑,这是莫奶奶公共钢琴与其他地方公共钢琴的根本区别。

发动社会,引导弹琴。有关专家认为,要使广大市民适应公共钢琴,让弹奏公共钢琴成为城市的一种新时尚,需要一个过程,而志愿者的示范和引导能发挥很大的作用。为此,宁波日报报网、宁波善园公益基金会联合发起并组建了公共钢琴志愿者队伍。志愿者队伍主要由专业志愿者、服务志愿者和相关专业志愿者组成。专业志愿者主要负责钢琴的弹奏,引导并鼓励过往市民弹钢琴;服务志愿者主要维护现场秩序、保养钢琴、保持钢琴整洁等;相关专业志愿者指的是能和钢琴志愿者联奏合奏的志愿者,他们携手用音乐服务市民。发挥好志愿者队伍的作用,是公共钢琴能够持续响起的关键。

宁波市音乐家协会主席陈民宪说,公共钢琴虽然是莫奶奶发起和捐赠的,但由全体市民共享,是大家共同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公共钢琴的琴声能响多久,取决于全体市民能否对其进行呵护与厚爱。他希望公共钢琴成为城市艺术的舞台,能给大家带来美好的感受和快乐的体验;还希望公共钢琴是一个爱心的平台,有更多人参与其中,把这份爱传得更广更远。

在线咨询

关闭

客户服务热线
4008-888-888